| 品牌活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媒体聚焦 正文

陕西孕妇被引产调查:镇上着急摘黄牌 押金1天涨1万

中国网 2012-06-19 12:47:30  评论0 随时随地看新闻
核心提示:中国网6月19日讯(记者 江岳 雷滢)15点40分——冯建梅清晰记得这个时间,她被注射了引产针。令人恐惧的引产针药水被注入体内后,她并没有痛感,但心却撕裂成碎片。尽管眼睛被计生干部捂住,但她似乎能看到,肚中孩子无力挣扎的样子。

中国网6月19日讯(记者 江岳 雷滢)15点40分——冯建梅清晰记得这个时间,她被注射了引产针。令人恐惧的引产针药水被注入体内后,她并没有痛感,但心却撕裂成碎片。尽管眼睛被计生干部捂住,但她似乎能看到,肚中孩子无力挣扎的样子。

孕妇冯建梅牵着5岁的女儿走了过来,十来个汉子紧随其后。孕妇的脸上满是惊恐,肚子里的胎儿也在频频翻动——这个小生命似乎明白,他们的目标其实是她。

这是陕西最靠南的县城——镇坪。它位于陕西、湖北、重庆三省(市)交界,有“鸡鸣一声听三省”的说法,5年前曾因周正龙“假虎照”事件闻名世界。

6年前,东北人冯建梅嫁到这里,生下了一个女儿。在公婆催促之下,2011年10月,她怀上第二胎,但一直没有办理准生证,被着急摘掉“黄牌”的计生干部盯上了。

2012年5月30日,在丈夫出门打工几个小时后,几个计生干部登上家门,要求冯建梅配合去做引产手术。这位可怜的准妈妈借口买菜溜出家门,此后的70多个小时里,她与计生干部上演了一出猫抓老鼠的“游戏”。

出逃

5月30日出门,是丈夫邓吉元十几天之前就算好的日子。他要去内蒙古阿拉善的矿上挣钱,实现两年还清债务的计划。

8万元债务是邓家盖新房时欠下的。邓吉元此前在村里水电站从事管理工作,月薪4千,但去年母亲患上癌症,孩子要出生,作为长子,他决定出门挣钱。

车子刚启动,一只小鸟就撞在前挡风玻璃上,死了。“这是一个凶兆”,邓吉元心里犯了嘀咕,矿上都是玩命的工作。

但几天后,邓吉元 终于明白:“凶兆”直指妻子。

男人离开小镇约3个小时后,镇计生干部就走进邓家的出租屋。为了照顾女儿上学,妻子冯建梅在这里陪读,一般到周末才回村,与丈夫团聚。

刚吃完午饭的冯建梅正在刷碗,陌生人的闯入让她有些发慌。“几天前,计生干部打过电话,催促我们办准生证。”她回忆说。

办证需要自己的户口本,而冯建梅老家在东北,坐火车来回需要6天。邓吉元盘算着,等孩子生下来,交点罚款,再补上准生证和户口。“村里好多找外地老婆的,都这么办。” 邓吉元解释。因为村里很穷,姑娘们都往外嫁,小伙子只能找外地媳妇,而不办准生证就生孩子,是当地人都习惯的做法,邓家第一个孩子便是这样出生的。

白色的计划生育车就停在门口,来者拉扯着冯建梅往外走。她忙谎称自己肚子疼,来者不敢坚持,便坐在客厅里,孕妇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

倔强的冯建梅决定打破这个僵局。晚上8点多,她借口要买菜,带着孩子走出门去。正溜达着,一位阿姨悄悄给她支招,“去前头姑姑家避一下”。

“十五六个人跟在她后面。”姑父刘德云回忆道。当时,这位老汉站在街边抽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刘家的临街小楼租出去办成幼儿园,一家人住在后院里。2011年,冯建梅在幼儿园当保育员,一边照顾在这上学的女儿欣雨。

走到幼儿园门口,怀胎七月的孕妇迅速拐了进去——有扇小门可以通到姑姑家,这里的回忆充满温馨和快乐,也让她生起一份安全感。

胎动开始有些明显,冯建梅急切走进姑姑家,她要为孩子找个安全的地方。“她也有感觉吧!”母亲事后回忆。这个孩子在肚中7个多月一直很安静,夫妻俩担心孩子出什么事,特意去大医院检查过好几次。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