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品牌活动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时评 专栏 正文

重庆“唱红”的弦外之音

核心提示:对于重庆眼下正在轰轰烈烈地上演的那场实验,最高层选择了冷静观察。

一.

志存高远的重庆直辖市主政者近来不得不分出越来越多的宝贵精力和时间,去应付社会上的各种“闲言碎语”。

在7月1日召开的重庆市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常规的报告中耐人寻味地加入了一段针对某些质疑的高调回击:“现在有个怪现象,有些人唱靡靡之音,搞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无人过问。我们唱几首红歌,就有人说三道四:是不是搞‘左’的一套啦,是不是回到‘文革’啦?我们倒想问一问,《保卫黄河》、《在太行山上》、《歌唱祖国》、《我们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有哪一首是‘文革’的歌曲?什么地方极‘左’了?这都是救国的歌、建国的歌,是振奋人心的歌曲,唱这些歌何罪之有?有些人就是反感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动不动就制造舆论横加指责。而共产党人就是要提倡那些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思想和文化。而且要坚持,还要旗帜鲜明!”

这已经不是薄熙来第一次为他发起的“唱红”运动作自我辩解了,这也反衬出他所遭受的社会舆论压力之大——“杂音”来自各个方向,虽然各个层级的主流媒体自觉并整齐划一地对重庆的“唱红”保持了缄默,但就我们所能观察到的情况来看,“闲言碎语”一直存在,并且几乎没有受到过宣传主管部门的认真过滤。

我注意到,今年4月29日重庆市领导班子与港澳媒体参访团座谈时,薄熙来第一次公开回应了喧嚣已久的对重庆“唱红”的诘难。当时他说,“唱红”并非重庆市刻意地想要搞什么“标志性举动”。有些人攻击重庆在搞“极左”,是一种误解。他认为年轻一代不能数典忘祖,“难道我们当代人就只能谈论一些与商品市场、谈情说爱相关的东西吗?谈点理想、信念,讲点英烈先贤,就‘左’了,就‘文革’了?”按照薄熙来的解释,搞“唱读讲传”,其实“就是希望大家静下心来,多读一点经典。”

5月7日,薄熙来在会见“石油魂———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宣讲总队一行时再次强调:“现在有些人,一讲党的优良传统,一讲社会主义,甚至提到大庆精神,就说‘左’ 了。不要在乎那些闲言碎语,该干的事就要干,该坚持的就要坚持。”薄熙来表示,重庆正在开展“唱读讲传”活动,群众唱红歌,讲革命故事,其中也有石油工人的故事。要把这些激励人的革命故事,讲给我们的子孙,把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

而到7月11日,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何事忠更是在当地媒体上以大篇幅全面而辨证地阐述了重庆热火朝天的“唱红”运动,并回应了社会上关于它的诸多关切问题。根据何事忠的说法,首先,“红歌”的“红”,不仅是昨天革命先烈的“红”,还有今天幸福生活和未来美好愿景的“红”;其次,目前的社会文化生活丰富多彩,有喜欢红歌的,也有喜欢流行歌曲的,还有喜欢摇滚乐的,“唱红歌”并不排斥唱其他的老百姓喜欢的好歌,不存在什么“左”“右”问题;第三,重庆“唱红歌”之所以能够高潮迭起、久唱不衰,主要源于群众的自觉和自愿,宣传部门并没有采取行政命令,而是对活动进行引导、搭建平台、加以辅导,“唱红” 实际上是一种群众性文化活动,属于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范畴。此外,何事忠坚决否认了“唱红”劳民伤财的指责。他说他自己也在网上看到有人推算出重庆“唱红”前后耗资高达2700多亿的说法。“2008年到2010年,重庆三年的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累计才2277亿,说‘唱红’花费超过2700亿,这可能吗?”相反,他认为“唱红”成本低、成效大,是一项费省效宏、为民利民的民生工程。因为“唱红”主要是利用业余时间开展的,不但没有耽误工作、影响工作,反而提振了人们的精气神,促进了重庆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据何事忠说,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德国前总理施罗德近日在重庆,都对“唱红”留下了深刻印象,并表示了肯定和赞赏。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罗列重庆主要和分管领导的上述公开表态,是想要提醒读者注意一条并不非一目了然的脉络:重庆的主政者在“唱红”的实践摸索中,其意识形态方面的理论体系并非一开始就十分圆满,而是逐渐丰富和提升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重庆的“红色文化”中被有意识地植入了更多改革开放的主旋律。

就在本文截稿之前,我留意到,7月中旬,薄熙来连续两次分别提及并重新阐释了江泽民和邓小平时代两句重要口号。他在7月16日说,重庆在“十二五”期间,要从调整收入分配入手来缩小贫富差距,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就真正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就是践行了“三个代表”。如果贫富、城乡、区域三个差距不解决,特别是出现两极分化,那就仅仅能体现“一个代表”,即仅“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而代表不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也代表不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两天后他又指出,邓小平说过,“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现在已经到了在“后半句”上多下工夫的时候。“这正是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要努力实现的小平同志的遗愿。”

 
评论加载中...
[返回首页]
新闻专题

王亚伟离职:霸王离去,谁续传奇?

王亚伟称,媒体关注度太高以及怕普通投资者跟风而亏损的双重压力,已经成为他投资的掣肘。

更多订阅
新闻邮件
RSS
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