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 正文
字号 收藏

上海申虹债务逾期调查 地方融资平台“流贷固投”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芳艳;史进峰;苏丁香 上海、北京报道 2011-06-30 00:29:28  评论0 随时随地看新闻
核心提示:地方融资平台将流动资金贷款用于项目建设正形成潜规则,借新还旧流动性风险突出。

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风险,在上海出现典型一例。

本报记者多方证实,6月28日,上海银监局就上海主要的地方融资平台之一——上海申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申虹公司”)贷款一事召开协调会。

消息人士透露,该平台公司已有近10亿元流动资金到期,部分出现逾期。

但此案症结并非是企业资金链断裂,而是地方在清理融资平台过程中,发现申虹公司将大量的流动资金贷款用于项目建设,违反银监会2010年出台的《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

目前在银监局协调下,上海主要的银行针对申虹公司组建两大银团贷款以实现整改目的,其中之一规模达到85亿元,预计另一银团贷款规模与此相当。

“由于银团贷款还未放款,旧贷款已经到期,中间的时间差导致了部分贷款逾期。”申虹公司一家债权银行人士透露。

6月28日下午,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陈启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海市各级政府的政府性债务水平,保持在正常范围内,各级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总体情况良好,运行正常。”

陈启伟表示,目前,上海市所辖城投公司的银行贷款还本付息情况正常,对于有关城投公司将流动资金贷款转为固定资产贷款,他称这属于正常的业务调整。

但申虹公司的情况并非个案,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将流动资金贷款用于项目建设,正在逐渐形成潜规则,而其中借新还旧的流动性风险尤为突出。

为什么逾期?

申虹公司的背后,是大名鼎鼎的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工程(下称“虹桥枢纽”)。该工程是世博配套工程的一部分,也是世界罕见的大型综合交通枢纽,于2010年3月16日部分建成并投入使用。整个项目占地26.26平方公里,接近澳门的总面积。

申虹公司是2006年上海市政府专门为建设虹桥枢纽而成立的项目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三大股东为上海机场、上海久事公司和上海市土地储备中心(上海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占股分别为40%、30%和30%。

为了建设该工程,申虹担负了艰巨的投融资任务,“申虹目前的银行贷款达到100多亿。”申虹公司一家债权银行内部人士透露。而在浦发银行2008年的年报中,申虹公司位居前十大贷款客户之列,贷款余额14.65亿元。

其中,流动资金贷款占了相当大的部分。工商资料显示,截至2008年底,申虹公司负债总额为174亿元,其中专项应付款40.08亿元,短期借款额却高达124亿元。

大量的短期流动资金贷款被用于项目建设——在融资平台公司清理过程中,这一问题逐步暴露。银行人士透露,监管层认为,贷款的期限与项目建设期限明显不匹配,这种操作不合规。

2010年银监会发布了《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禁止流动资金贷款用于固定资产、股权等投资。新规要求贷款人按照合同约定认真检查、监督流动资金贷款的使用情况。

因此,这些流动资金贷款势在必改。按照银监局的相关要求,大额贷款应该组建银团贷款。为了替换这些流动资金贷款,上海主要银行针对申虹负责建设的十多个项目,分别组建了两大银团贷款,其中一个规模达到85亿,期限10年(不含宽限期),一年还本息两次。另一个规模预计与此相当,甚至可能超过85亿元。

不过在贷款替换过程中,却出现了“时间差”问题。为将流动资金贷款统一为银团贷款,申虹原来的贷款实行暂时“冻结”,也就是不能借新的,也不用还旧的。而组建银团贷款的银行需要确认各自的份额,还要办理各种手续,“银团贷款已经签约了,但土地抵押手续还在办,因此第一批放款还没开始,预计6月底应该能放出来。”

由此,申虹公司出现了部分贷款逾期的客观结果。“不过监管层认为,这部分逾期不作为不良资产处理。”一家股份行上海分行高管表示。

短贷长投潜规则

上海申虹公司不过是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的最新一例。

此前,媒体曝出云南高速公路建设融资平台近千亿贷款“违约”风波。但建行总行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目前,该公司危机已经解除,“可以正常还本付息了。”

一家国有大行授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案例有一个共同点,即从2011年开始,原先地方融资平台惯用的“短贷长投”手法正浮出水面,而监管层命令禁止平台贷款“不得新增、不得展期、不得借新还旧”的要求,使得平台贷款出现了“逾期”苗头。

埋下这一“祸根”的恰是,2008年底四万亿投资计划掀起的信贷狂潮,而在2010年银监会监管贷款用途流向的“三个办法一个指引”尚未出炉前,大量的流动资金贷款被用于固定资产投资。

与目前的银根收紧相比,2009-2010年信贷宽松的时期,可谓冰火两重天。借用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的话说,整个2009年,信贷市场供大于求,在银行与地方融资平台的博弈中银行多数处于下风,“银行得求着企业拿贷款,而且还要比谁的利率低。”

对企业而言,这种操作的目的是为了节约财务成本。将一个10年期的项目贷款分解为10个一年期的流动资金贷款,其财务成本则大大下降。目前短期贷款,六个月至一年(含一年)贷款利率6.31%;而中长期贷款五年以上,则达到6.80%。

“一年期贷款下浮10%,与5年期贷款利率下浮10%,显然前者对企业的压力要小很多。”申虹另一位债权银行内部人士分析。

而更为重要的是,在前两年信贷大跃进时期,银行也默许了这种行为,上述人士说,“像申虹这种公司,本身流动资金需求不会很大。其实银行心里也清楚,那么大量的流动资金,肯定是用于项目建设。”

这种看似“没错”的形式,却存在隐忧。

进入2011年,当第一个还款高峰到来时,原先投向固定资产的流动资金贷款,还款来源就成了问题。

一位股份制银行信贷管理部负责人对此并不乐观,“不少城投公司短期内不大可能产生像样的现金流,只能靠借新还旧的方式渡过难关,甚至正常利息支付都出了问题。”

一旦出现偿债压力,银行能做的就是把抵押拿在银行手里。至于借新还旧,可操作的就是,用一笔固定资产贷款来替换此前的流动资金贷款。

不过,借新还旧是被明文禁止的。此前银监会要求,对于到期的平台贷款本息,一律不得展期和以各种方式借新还旧。

而在上述发生在云南的债务违约风波中,最终也是政府出面才使平台公司转危为安。据相关债权银行透露,云南省政府的举措包括,每年向云南公路开发投资公司增加3亿元资本金,同时让财政厅向该公司借款20亿元用于资金周转。

80%现金流全覆盖?

然而,银行对上海的平台公司包括申虹的偿债能力却非常乐观。

公开报道显示,相关部门认定申虹公司五大职责中,第一条即:由市政府授权,“对虹桥枢纽规划范围区域实施专项土地储备,负责征地动迁和基础性开发”。同时,该公司还负责虹桥枢纽内环境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经市政府批准,“可进行地区内特定的经营项目开发”。

申虹公司对虹桥枢纽的开发成本,主要是土地动迁费用。截至2008年底,该公司总资产已增至224亿元。其中,货币资金10.6亿元,在建工程增加为34.4亿元,存货(主要是土地储备)高达172.6亿元,堪称虹桥商务区的“地主”。

而债权银行内部人士分析,申虹的主要还款来源为票务收入和周边开发的商业地产。一家股份行上海分行高管表示,虹桥枢纽地价未来肯定很值钱,会产生很高的土地出让收益,因此政府还款并不存在较大压力。

“我们对其进行现金流测算,认定它为现金流全覆盖类,其他债权银行基本上也都认同。”上述债权银行人士表示。据其估计,在流贷整改为银团贷款后,该公司再满足一定条件后,甚至可以转化为公司类贷款。

据该债权银行人士估计,上海其他平台公司还未出现严重的偿债问题,目前其他平台公司在做增信,比如注入国有资本、增加抵押,四证不全的要增加各种证,因此6月底整改为公司类贷款的可能不会太多,但年底会好一些,“到年底,预计80%以上的平台公司能够整改为现金流全覆盖类。”

不过一位银行监管专家曾向记者表示,在四方会谈过程中也存在博弈。作为平台公司,一方面肯定会想办法争取做到全覆盖,另一方面,银行在认定现金流覆盖时,可能会尽量通融。

上述股份行上海分行高管说,上海的财政实力使得银行有信心有底气,相比之下,中西部地区的融资平台情况就未必这么乐观。

(责任编辑:黎信文)
 
评论加载中...